Momoink


我大概不会画画
轻喷(求您了)

一群树:

p2英文

谁能想到阿乔活在fic中呢(我能)

如果这个狗逼tag只有我一个人刷热度的话我就不玩了考

【IDW/威补】寻光号的摸黑游记①

黑蓝控:

1.
例行检查后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平日清晰可闻的引擎声也突然没了声,寻光号的廊道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这让徘徊在走廊里的小淘气也不好意思搞出任何动静来。电源关闭后着实给她的出行也带来了麻烦,她不得不开着夜视在走廊里活动。
几个循环前,小淘气和小诸葛——准确来说是小诸葛的“个人演讲”只有小淘气听到了最后,两人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学术讨论,小诸葛热衷于给小淘气解释各种知识,后者也全神贯注的倾听。当小淘气意识到自己即将就要错过另一场赴约之后,小诸葛才恋恋不舍把她送了出去。但就在小淘气前脚踏出房间,后一秒走廊就熄灯了。内置时钟告诉她这个点威震天或者通天晓要开始巡查了。
而就在不远处,威震天伫立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一脸严肃不知在考虑着什么。小淘气的脚步声刚好中断了他的思绪,他将视线移向声源,看到来者他努力使自己的表情不那么严肃。
“你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他问。
“热爱学习无法自拔,不知道这算不算理由。”小淘气回答说。
“⋯⋯赶快回去充电吧。”
“你呢?巡夜早就结束了吧。”
威震天背对着小淘气,微微撇头含糊的说了一句就迈着步子自顾自的离开了,小淘气注视着威震天的背影,然后她看到了——在威震天的后脑勺上有个诡异的图案,大小并不相同的两个黄色的小圆点下面有一抹黄色的诡异的弧形,在小淘气看来这很像一张诡异的笑脸。
那个“东西”跟着威震天缓缓离开了小淘气的视线,后者懵了一下打算跟随其后去提醒对方,可当她追过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威震天的人影了。
2.
就算寻光号有明文规定的门禁时间,但背离记偶尔成为那么个例外,因为无能量液不欢嘛,而且有补天士这位“联合舰长”在里面撑腰酒鬼们不愁大晚上馋喝。总而言之——背离记在背离宣布打烊之前是个不缺灯光的地方。
但今天的背离记里除了顾客们身上的发光带以外就没有半点亮光,熄灯时间一到准时带走了包括背离记在内所有船上的照明灯光,因此也有许多麻烦接踵而来:比如,端盘送能量液,老十光看着发光带都分不清自己托盘里的能量液到底是哪个人的。再比如坐在油吧里的客人,那些陆地单位不得不开着车灯面对面坐着照亮自己的那片区域。
“嘿!背离,给我来个⋯⋯和平时一样的吧。”
“完全没问题,呃⋯⋯你是谁来着?”背离上下打量着对方问道。
“补天士。”对方手臂交叉抱胸说。
“哦!抱歉没认出来,话说你还有固定喝的种类我咋不知道呢。”
“你干嘛不开夜视?”补天士无视了背离的问题并投给他另一个问题。
“我只是试着用发光带判断谁是谁,要知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补天士挑了挑眉顺便坐在吧台前观察背离工作的样子,人认不出来但这工作台他倒是轻车熟路,没过多会儿就把一杯能量液调好送到了自己面前。这时,补天士小队的成员也从门口陆续走了进来,补天士打开自己的内置灯光挥手适宜他们到自己这儿来。
“小诸葛的‘科学玩应儿’,”他动了动两根手指,“讲完了?”
“没有,我们先开溜了,不过小淘气还在听,她说要晚点到。”
一行人坐到补天士旁边的台前分别和背离要了自己想要的能量液,后者又试图从发光带去猜测他们都是谁但他除了发条和挡板就没有猜对其他人,这引来大伙一阵嗤笑。
“别在那儿笑我,你们试试不要从声线猜猜看啊!”
“不,我们才不要,就好像我们很闲似的。”夜巡回答。
“可我们的确很闲,背离,今天你不搞什么特殊活动吗?”刹车抿了一口能量液问道。
唔,也不是没有⋯⋯背离想了想,最近他在补看人类影视作品分类中恐怖片的部分,这搞得他现在有点神神叨叨的,每次充电前都要去确认一下充电板下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看了好几部鬼片,咱们可以聊聊内容。”
“干嘛不直接一起看?”
“这不关闭电源了嘛。”
“所以说为啥嘛!平时屋子里的电源还会留着的吧。”
“这是感知器的建议。寻光号正位于规模较大的磁场风暴,需要节省一切可以节省的能量。”
声音来自补天士的后方,他惊得跳了起来急忙回头看了过去,通过夜视看到的通天晓和平时不太一样但依旧是那张别人欠他钱一样的脸色,他俯视着在座的其他人欲言又止,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在克制。
“那也不一定要把室内的电源都切断了吧!”背离仰天做了一个夸张的崩溃状,他的音频接收器又一次听到了某个地方杯子碎一地的声音。
等通天晓总算找到合适的位置坐好了,背离摸着黑递给他一个小型数据棒,并且表示希望他能把里面的文件读取一下。通天晓毫不掩饰狐疑的眼神在手里的数据棒和背离的脸上游移,背离只好解释里面没有什么提尔莱斯特前执行官不能接受的东西。
“里面就有一个音频希望你播一下而已。”
“为什么找我?”对方不解的问。
“背离说他讲故事需要点气氛,但现在——停电了没法用油吧里的扩音器,你刚好在这儿,而且个儿高体格大咯。”
年轻舰长一脸贱笑的等待着副官做出反应,当然补天士自己也不知道那个数据棒里具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能调侃通天晓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话说我们可以说一下‘寻光号的十大不可思议啥的’,大家可以想想自己听说的,我先来!”背离自顾自的继续说,“据说在东区的某间屋子里总会传出微弱的滴答滴答声,真的,很多人都说大晚上充着电的时候他们有听到,绝不是危言耸听!有些人也曾好奇的打开过房门⋯⋯老通你是怎么做到把声音外放出来的?”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中途开始就跟着一首诡异的音乐讲着故事。 “我把数据棒对在了内置扩音器上。”
“什么玩应儿!我还以为有多高端呢!话说直接把数据棒里的内容下载到你的内置系统里不就好了吗?”补天士问。
“我不会让不知名的东西占了容量。”
大家催促背离接着讲刚才的故事,他告诉他们那些好奇进屋的只说自己看到一片漆黑之后就失去了知觉第二天就被扔在或者钉在了某个角落里喊了老半天才能找到一个人把他们带回去。通天晓对此有点印象,因为他上次巡夜刚把一个被扔在走廊里的TF拉回了他的宿舍,介于那条走廊没有摄像头,受害人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等等!你刚才说是东区?是不是第五号房间附近?”夜巡一本正经的提出疑问。
“大概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在吧台最角落里喝着闷酒的狂飙听完他们讨论的事情时下意识的看向同样身在角落里的旋刃,发亮的大灯泡可以看出他现在很兴奋,也不知道是喝上头了还是因为别人在讨论自己觉得好玩。 “小淘气,来这边。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嗯⋯还好吧,就是⋯⋯刚才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小淘气一脸不自然的说。
“什么东西?”大家异口同声的问。
“我刚才在路上遇到了老威,然后——他的头盔上有个诡异的笑容,黄色的特别显眼。我刚想提醒他,但他突然不见了。”
“哦!普神!他是不是害人太多要遭报应了!绿光太岁在他后脑勺做好标记了?”
“别瞎说,你人类恐怖片看太多了吧,话说你真相信绿光太岁的存在?”刹车说。
“自从看了恐怖片⋯⋯我啥都信。”
“我才不信什么十大不可思议,这世上只有还没解开的问题。”夜巡明显还在纠结前一个话题。
“既然如此——”补天士两手撑着吧台站了起来,“我们就一起去一探究竟吧!管他都是什么,不能允许有啥在我的船上搞鬼,找到了老威我绝对要先身后的玩应来一拳。”
年轻舰长在芯里暗自搓搓,这一晚他们可不会闲下来了。

TBC

[十漂]Daily

-由良姬yura-:

好喜欢变4里的这对,5里面两人感觉全程掉线...






自Optimus带着火种离开地球后又过了许久,大概是六个月?八个月?还是一年了...?Cross坐在一辆废旧汽车上,光学镜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个以武士刀为支撑点单手倒立旋转着的东瀛人。它再转下去我就永远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了!Cross无奈地低下头。




No fear ,no hate ,no anger...


No fear ,no hate ,no anger...




Drift无视Cross机体与汽车相碰不断发出的金属碰撞声,继续保持着它的倒立姿势。




哦天啊,真希望立刻和仇恨来一场约会,每天隐藏在废弃停车场里都快生锈了。Cross知道自己身为一个武器专家的性格绝对无法天天安安静静地在着停车场过上养老生活,因此对于Drift天天练倒立的行为恨不得立刻制止。还不如来打一架。




   “你的武士刀都快断了,Dfrity.”




它早就注意到了同伴无聊到不耐烦的表情,它也不是真的想这样天天倒立,霸天虎仍在地球上早晚要激起一场大战,可せいせん的离开使得仅存的汽车人完全不能贸然行动,只是它那东瀛人的内敛性格使情绪不易流露。它本来也不打算理Cross,只是那声Drifty......不能忍了




“再说一次那个词在下会让你的头先断.”




Drift翻身一跃落到地上,右腿后撤一步顺势转身将两把刀同时抵住Cross的机甲,握刀的手微微施力,拉出一串声响。




“一个称呼而已,那不如你也叫我Crossy?”Cross不但没有丝毫威胁感,反而笑得一脸轻松,它知道Drity并不会真对自己下手。趁着Drift没有继续加重力气,Cross找准时机移开了靠近自己的刀,凑近对方的面甲,轻笑着开口,“我们做点什么?”


 



笑炸

墨刀残卷:

这表情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做一下。
试图跟小仙女们扩列。